来自 行业资讯 2020-01-13 06: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玉石的种类_玉石资讯,和田玉价格_福玉网 > 行业资讯 > 正文

玉石市场或将进入“微利时代”

  据悉,在过去几年的珠宝玉石市场“低迷期”中,又以翡翠、和田玉的行情最為突出。而回忆起被业内视为“惨淡期”的2015、2016两年,从业者们普遍感慨不已。所谓“惨淡”,就是“卖不动”。即便是京沪这样的一线消费主力城市,少有问津的情况也已成常态。“前些年玉石市场一直都不错,尤其是在2011年、2012年左右达到了一个顶峰时期,以致很多地方都开始建珠宝城,

  


新疆和田玉

  

  周大福珠宝集团董事总经理黄绍基日前在出席一场活动时表示,珠宝业销售在经历过数年的低迷后,2016年下半年已有所回升,负增长数字逐渐减小,他预计零售数字在2017年下半年可以止跌回升。加上今年又适逢双春兼闰月的婚嫁好年头,据他分析,这将刺激香港及内地的珠宝需求。或许,作为业界知名的珠宝上市公司之一,黄绍基的一句不好的已经过去,在不少内地珠宝销售商看来多少带有点儿信心式的风向标意味,因为刚过去不久的2016,就被形容为玉石销售的惨淡年。

  

  市场有多冷?

  

  据悉,在过去几年的珠宝玉石市场低迷期中,又以翡翠、和田玉的行情最為突出。而回忆起被业内视为惨淡期的2015、2016两年,从业者们普遍感慨不已。

  

  所谓惨淡,就是卖不动。即便是京沪这样的一线消费主力城市,少有问津的情况也已成常态。前些年玉石市场一直都不错,尤其是在2011年、2012年左右达到了一个顶峰时期,以致很多地方都开始建珠宝城,许多商家也一股脑儿地扎进来。随着经济大环境的影响,购买力降低,好一些的老店铺在吃老本,更多的则是关门、转型。北京一家做了多年玉石销售的经营者说。

  

  面临如此转折,为了将手中的货物尽快售出变现,调低价格是商家最为直接的反应,而翡翠价格的缩水特别明显,主要集中在中高档和十万元以下的中低档。这种回落大概是在2012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到了2015年左右,例如大量中高端的玻璃种,价格回落了约50%,但最新情况是目前又有回升的趋势。而从京沪等前沿市场反馈的信息来看,那些品类陈旧、质量不高的成品,确实正在遭遇‘寒冬’。当代玉雕界国家高级工艺师王朝阳向《中国收藏》杂志记者表示。

  

  销售市场给我的感觉是,翡翠在经历了2012年的顶峰后,从2013年以后就一直在下行,这特别是让不少2012年因为看到利益而新进场的商户都面临着库存压力的尴尬。2015年,我们典当行的这一块提前回暖,而全行业大概在去年年底开始有点儿‘往回走’意思,但是不是回暖暂不好定论。申璐玮曾是北京一家知名典当行的高级典当师,与玉石打了多年交道,其实我认为,中低端这一块,翡翠之前确实水分不少。而且相对来说,2015、2016这两年的产出的新东西比2012年产出的要便宜。

  

  至于和田玉,高端的籽料原材料价格一直比较稳,江沪的成品市场表现会好一些,之所以感觉实际批发价格在下降,主要是因为作为工艺附加值的加工费顺势下调了;由于顶级料的进场,让中高端俄料价格经历了一个下跌;青海料的表现则是稳中有跌。申璐玮说。

  

  值得一提的是,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玉石市场高端产品受影响最小,且在这轮的行情波动中,真正割肉出货的商户仍是极少数。而通过相关行业数据的对比——2016年第一季度,金银珠宝类零售额累计同比下降22%,降幅相比上年同期扩大了14.1%,位于下滑品类的榜首;到2016年6月,全国金银珠宝的零售总额为242亿元,同比增长1.2%,且整体看来,中国仍是世界上少数几个珠宝首饰年销售额超过300亿美元的国家之一,也某种程度地印证了回温迹象的说法。

  

  压力不轻

  

  事实上,卖不动、行情惨淡,让不少商家萌生退意。刘淑凤是北京一位玉石行业从业者,她告诉《中国收藏》杂志记者,据自己了解,行情最不好的时候,北京比如几个人规模的玉石加工小作坊,停工的接近70%。广州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比如当地一家知名的珠宝城,生意红火的时候摊位的月租金能达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不过现在,约有一半的经营玉石类的商户都关门了。

  

  业内普遍认为,翡翠、和田玉这些品种,近年来的虚火旺盛无疑是人为推至。不过细究起来,里面似乎还有深层次原因。作为明空翡翠总经理、云南省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副会长的张宏对此深有体会。以前一块原石买回来,切两刀就能赚钱。后来缅甸政府看到这一点,粗放经营只卖成品,从2015年的第二次公盘起,其境内的公盘仅允许缅甸籍商人参加。但殊不知,一些生活在缅甸的商人是有中国身份的,他们把自己手中的原石拿去公盘,自己又再买回来,再拿到中国进行二次公盘,这样来回一折腾,至少折腾出了百分之二三十的成本,以至于‘面粉的价格走在了面包前面’。

  

  虽然成本高了,即便购买力下降,但谁也不想做亏本生意。据了解,卖不动在翡翠公盘上就有表现,2015年缅甸公盘一下子砍去一半,去年又再降。现在,顺势降价的老料多,卖不出去和跌价,自然又一定程度地会推涨成本。张宏说自己前不久还合算过,自家单价超过百万元的货品如今都降了不少,像2015年的时候卖100万元的,现在大概卖30来万元。不过他也很坦诚地表示,要卖老料和少部分开出来还算不错的料,应该是还能赚的。

  

  另一方面,之前在与广州同行交流时张宏注意到,按照估算,在行业的高峰期,大佬们的囤货存量差不多能卖10年左右,这又几年过去了,考虑到整个行业倒退了1/5,再加上新料的进驻,恐怕能卖个30来年了。

  

  因此对于珠宝商们来说,当前最大的就是零售压力。像揭阳那些一手的大经销商还好点儿,相当一部分主要都压在二级经销商手上。从翡翠货卖不动、商家退出这个角度来看,当前二手批发市场缺了有2/3,甚至可能更多。张宏估计。

  

  也要变一变

  

  当然,除了选择退出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还是有不少从业者在积极地寻求改变。例如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这两年珠宝首饰企业关注产业链,且招数频频,比如有著名传统龙头企业聚拢年轻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国际获奖设计师等大批设计人才;还有企业与时尚界联手,推出相关的定制化明星品牌;更有企业则是希望靠通过冠名电视剧,扩大品牌知名度。报道称,人气明星+人气同款+人气传播的全新商业模式正在形成。

  

  改变方式既有高大上,也不乏接地气。采访中,正在平洲参加公盘的王朝阳就对如今行业内新出现的优化趋势感到眼前一亮。首先是理念上的改变。举个例子,先前在广州这边,翡翠玉石行业小、散、乱,大家各干各的。现在开始出现个体联合进行资源共享,从毛料到成品、销售端,都是由一个团队在做。

  

  他还发现,当前翡翠销售已经步入微利时代。以前的经销商,比如100万元的货,可能要等到一两年后,能赚一半甚至70%才肯出手。但是现在流通非常快,同样是100万元的货,可能只等个三四天,能赚个5%的利润,他们就卖掉了。

  

  此外,针对高中低不同消费群体的细分也越来越明显,从偏爱做大件,到现在小件成为流行。这几天我还在平洲注意到,翡翠有‘外冷内热’的迹象,公盘市场里面‘挤都挤不进去’。这种信号让我们也对市场未来保持了信心。王朝阳说。

  

  与此同时,在销售方面,当前靠朋友圈的微商是一支不容小觑的队伍力量,而且不少原本有着实体店的经营者也陆续转战网络。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这支队伍中,做得好的一个微信满号(即该微信号5000人全部加满),一个月的销售额能上百万元。有的一个经销商手中有六七个‘满号’,昆明有‘大户’甚至有十几个满号,由此可想他们的销售额。

  

  在分析人士看来,尽管翡翠、和田玉是中国玉石文化中家喻户晓的主流,但同为寒流所袭的两者又有着一定的区别。相对来说,中高端的和田玉更偏文玩,而大部分人对翡翠的喜爱则是因为装饰。

  

  翡翠也好,和田玉也罢,经济下行环境的影响总会过去。我觉得其实除了宏观的因素,行业自身对相关文化的宣传普及缺乏才是更重要的。比如翡翠,现在大众基本还是停留在女性饰品的角度来消费;一些人纯粹因为见到有利可图才入市,行业不好便退出做别的投资,这种心态并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只有随着整个国民意识的提高,做好相关的文化传承普及,这个市场才有可能更上台阶、长久发展。张宏认为。

  

  无疑,玉石市场近年经历低迷,是一种经济环境倒逼的结果。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促进行业转型的一个机遇。

本文由玉石的种类_玉石资讯,和田玉价格_福玉网发布于行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玉石市场或将进入“微利时代”

关键词: 行业资讯